权健案尘埃落定!诸多疑团被进一步解开

权健案尘埃落定!诸多疑团被进一步解开
新华社天津1月8日电 题:权健案尘埃落定!许多疑团被进一步解开  新华社“新华角度”记者翟永冠、黄江林、尹思源  1月8日,备受瞩目的权健案尘埃落定。  天津市武清区人民法院对被告单位权健天然医学科技开展有限公司及被告人束昱辉等12人安排、领导传销活动一案依法揭穿宣判,确定权健公司及束昱辉等12人均构成安排、领导传销活动罪,依法判处权健公司罚金人民币1亿元,判处束昱辉有期徒刑9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万元。束昱辉当庭表明认罪服法。  撕下传销面具,打破造富神话,在案子庭审中,许多此前笼罩在权健身上的疑团得以进一步破解。  疑团一:直销仍是传销?涉数百万人、300多亿元资金  “拉人头”“入门费”“多层次”“团队计酬”……权健案表现了传销非法运营的一切重要特征。  法院一审判定明确指出,2007年以来,权健公司以高额奖赏为钓饵,诱惑别人购买本钱与价格严峻违背的产品成为会员,再以开展会员的人数为根据进行返利,诱使会员继续开展别人参加,构成金字塔式层级联系,获取巨额经济利益。束昱辉作为权健公司实践操控人,对公司安排、领导传销活动起决定作用,其他被告人别离依照束昱辉的授意参加安排、领导传销活动,或作为权健公司经销商,开展会员参加传销活动。  十几年来,权健一向“以直销之名行传销之实”。面临虚伪宣扬和传销质疑,权健公司总拿“直销”做盾牌,称权健公司于2013年10月8日取得商务部颁布的直销运营许可证。但查询发现,答应直销的产品只包含一系列以“DNA”为最初称号的化妆品、卫生巾/卫生护垫等保洁用品、咀嚼片等保健食品三大品种共40种,不包含任何药品。  记者在我国裁判文书网输入“权健”“传销”的关键字,相关判定文书达20篇。在一起2016年吉林省蛟河市的判定里,孟某某等四人被判“安排、领导传销活动罪”;在判定书中,孟某某2008年4月在天津参加了权健公司,以出售权健牌保健品为名,要求参加者购买产品取得参加资历,进行传销活动。  此前,关于这类案子,束昱辉曾狡赖:“都是代理商做的,跟权健没有联系。我对代理商和直销员的确办理失控,他们怎样招募人员、出售什么产品我都不把握,我操控不了他们。”  可是,这种“切开”方法未见效。束昱辉被捕后,权健传销网络被揭开了真面目。经过“拉人头入会,逐级返利”的形式,权健开展出了近400万人的出售部队,最多的达600多个层级,触及300多亿元资金。束昱辉手下得力干将、权健高管王智永,开展下线10万余人,获利数千万元。  法庭宣判,对束昱辉以外其他11名被告人别离判处3年至6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对违法所得予以追缴并上缴国库。  疑团二:商业奇才仍是骗子?以大众知名度吸金扩张  束昱辉曾以“高调”“多金”著称,出资足球更是赚足了眼球。天津权健足球沙龙因热心出“天价”延聘国内外闻名球员和世界级教练,备受瞩目。与此同时,束昱辉在揭穿场合出面并不多,一向坚持“奥秘”形象。  跟着权健财富堆集本相被揭穿,束昱辉也阅历了从所谓“商业奇才”到阶下囚的巨大人生回转。  2016年7月,记者曾在权健公司某项目发布会上目击了束昱辉一时光辉。在包容数百人的豪华大厅,播映的视频画面中束昱辉俯首登上直升机。不久,大厅内灯火聚集,大门在昂扬的音乐中慢慢翻开,束昱辉在数十人簇拥下步入大厅,场内响起喝彩掌声。  这类高调行为不只见于活动现场,在束昱辉老家江苏盐城的权健华东总部,酒店、肿瘤医院、足球练习基地等权健触及的工业一应俱全。豪华的权健大酒店的大楼中心,此前还矗立着一尊巨大的鎏金佛像,极为招眼。  经过这类高调的“烧钱”“炫富”行为,束昱辉为权健开展传销事务,供给了绝佳的宣扬材料,不少人因而被“洗脑”,挑选参加权健,坚信“束总”能协助他们完成一夜暴富的愿望。  经过保健品职业堆集的原始本钱,束昱辉和权健公司经过广泛的出资为其传销行为“洗白”,出资范畴乃至包含前沿科技、村镇银行、财税软件、体育板块等。“企查查”数据显现,束昱辉共任职32家公司。  疑团三:神药仍是残次产品?上千元保健鞋垫无任何保健功用  长期以来,狂轰滥炸的广告宣扬以及光鲜亮丽的“财富神话”,让许多家庭阅历了健康受损、产业上圈套的悲惨剧。  权健被称为“一家靠天价保健鞋垫和负离子卫生巾发家的公司”。曾有权健经销商大肆宣扬,“鞋垫作用很大,头疼放头上,腰疼放腰上,有心脏病能够从脚底拿出来放腋窝,能够立马好。”  但事实上,权健的很多产品都是价廉、质低。以权健旗下出售上千元的保健鞋垫为例,其出厂价格不超越20元,几乎没有保健功用。  权健公司被人熟知的“火疗”,宣称经过将顾客包裹在塑料膜和毛巾里,点着火焰就能到达扫除“湿气”的作用。这项技能的适用范围包含烧眼部、烧鼻部、烧耳部、烧腹部等身体各部位,声称能医治鼻炎、肾虚、阳痿、面瘫、便秘、肩周炎等疾病。一个权健火疗项目的宣扬材料显现,每阶段价格高达1280元。  但这类价格昂贵、被揄扬“包治百病”的保健产品和服务,严峻伤害了顾客的健康。一些人在承受火疗的进程中被烧伤。一份编号为(2018)粤03民终3367号的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定书显现,40多岁的肖重妹在承受火疗时,右上肢、胸腹及后背等多处皮肤被烧伤。  靠着这些“坑人”的保健产品,在10多年时间里,权健在全国发明了一个年出售额100多亿元的保健帝国。 【修改:郭泽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